“元宇宙的厕所会堵吗?”游戏设计师、自媒体“落日间”创始人叶梓涛抛出了一个问题

“元宇宙的厕所会堵吗?”游戏设计师、自媒体“落日间”创始人叶梓涛抛出了一个问题
“元宇宙的厕所会堵吗?”游戏设计师、自媒体“落日间”创始人叶梓涛抛出了一个问题。以“元宇宙:理论想象与实践空间”为主题,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主办的第八期“水花雅集”青年学术沙龙在线举行,与会青年学者从媒介理论、技术哲学、城市文化、文化产业等不同角度展开讨论。叶梓涛是第六位发言者。“一个游戏设计师在考虑游戏中添加厕所时要问这些问题:游戏中是否会有厕所?为什么有或为什么没有?如果有,在哪里?游戏里有多少厕所?玩家平均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第一个厕所?游戏中的厕所是可互动的吗?还是只是展示的?……”满满一屏幕问题背后,指向了一个答案,游戏设计是游戏的关键,也就是说游戏如何运作是由游戏设计决定的。在叶梓涛看来,眼下对“元宇宙”的讨论和想象,往往缺少了游戏设计的纬度。“游戏设计不是丰饶的经济学,而是经济的经济学。比如一款飞行游戏,地面上的景象被默认为是贴图。游戏中的真实感并非现实本身。为什么很多人依然沉迷于马里奥游戏?因为它足够真实,不是视觉上的真实,而是游戏人物和砖块碰撞、吃了蘑菇这些动作,有真实的反馈。当我们在讨论元宇宙是好是坏时,就像讨论游戏是好是坏,多少有点空泛。应该讨论的是,什么样的元宇宙的设计是好的,什么样的元宇宙的设计是坏的,然后推动、尝试接近那种好的元宇宙。”青岛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于成认为,“我们必然走向元宇宙”这种说法本身,是一种制度化的文化想象的表达。从媒介考古学的视角来看,虽然人类对媒介的想象总是在一套制度化的文化实践中展开的,但并非线性的,单一、必然的直线,而是发散、多元、偶然的。“如果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技术公司提供的单一想象,接受技术公司设定的道路,那么未来已来,对元宇宙的任何思考都是无效的。”在于成看来,如果说互联网的“上半场”完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弱连接”,在互联网的“下半场”,更需要审视“可以在任何场景下做事”“更有效率”“更加精彩”诸如此类的表达。“从社会心理学的视角看,拥抱元宇宙是拒绝向外探索或不确定性的群体心理写照。如果人类真的‘必然走向元宇宙’,或许更需要想象减速的元宇宙,想象缓解现代性精神危机的元宇宙,想象与‘星辰大海’保持联系的元宇宙。”“在Meta体验店里提供的体验,实际上还是比较粗糙和幼稚的。”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张艳从技术现象学的角度切入,认为元宇宙目前仍然是一种话语和想象。历史上,技术创造往往是由技术想象作为先导。元宇宙为人们开辟了未来技术发展的愿景,这一愿景是对当前技术现实导致的区隔化和离身化的不满与补益,将已经实现的社交网络通过虚拟现实的底层架构,进行整体性提升。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朱恬骅以“‘远程在场’可能性的条件”为题,认为元宇宙复兴了“远程在场”。“远程在场”试图打破人在物理时空中的唯一性,赋予其双重乃至多重的“位置”。“远程在场”将人定位于另一重不同于物理空间的“空间”之中。这种“空间”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对计算机网络应用的隐喻。元宇宙延续了“赛博空间”以来将计算机网络空间化的隐喻模式,并将这些原本分散、程度不一的定位统合起来,以可视、可感的方式呈现出来。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副教授赵宜认为,当前全球范围内元宇宙命题的发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硅谷和好莱坞合作营销的概念神话。由此,电影工业介入新技术话语。面对电影的惯例与“偏见”,电子游戏不断提示着操作的生产性和响应的开放性原则,由此展露出新技术蕴含的媒介信息。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杜梁关注“元宇宙的媒介本体属性”。他认为,当前多数关于元宇宙的理论想象,都忽略了对其媒介本体属性的讨论。元宇宙的本体建构,需要以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为轴,从技术“基建”、场景建构、人机对话和主体延伸等角度全面铺开。在元宇宙中,扁平化、点状化时空场景互联成多中心蛛网,与机械紧密结合的千面主体随意跃动其间,人类存在方式有望进一步推向“后人类”阶段。《艺术学研究》编辑赵东川提出,当前有关“元宇宙”的讨论缺乏共通的概念基础,这会阻碍有效的学术对话。燃麦科技联合创始人唐迤认为,目前“元宇宙”的发展类似于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很多泡沫终将破灭。但“元宇宙”确实让业界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本身可以推动未来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游戏设计师范子懿认为,现有媒介技术的特点使之更易营造恐怖氛围、激发生理反应,相比之下,传递温情和信任就显得困难。此外,人们对叙事内容的需求存在消耗性的特征,这使元宇宙“无限内容”的承诺面临挑战。他认为,人的价值感来自积极主动的付出,当媒介技术能够更直接地触动人的神经感官时,人们在“元宇宙”里付出得越少,将导致其价值相应降低。“疫情期间,有一个段子,要出门从微信出去。这个段子本身说明,元宇宙已经进入公共视野和流行话语。”近年来,技术的发展扩展了想象的边界,疫情的原因让人们开始重视虚拟场景的构造。作为真实世界的延伸与拓展,“元宇宙”受到多个领域的关注。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徐锦江认为,“元宇宙”从文学艺术的想象,到与哲学、政治、法律、伦理,尤其是与传播技术、产业发展紧密相关,“希望学术界能提出更有现实意义和理论价值的意见,让‘元宇宙’真正造福陷于困境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