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在接受以色列军方电台采访时证实,以色列正与美国和相关海湾国家沟通协调与沙特阿拉伯实现关系正常化事宜

近日,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在接受以色列军方电台采访时证实,以色列正与美国和相关海湾国家沟通协调与沙特阿拉伯实现关系正常化事宜
近日,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在接受以色列军方电台采访时证实,以色列正与美国和相关海湾国家沟通协调与沙特阿拉伯实现关系正常化事宜。近年来,沙以两国尽管未实现关系正常化,但私下交往不断。如今,拉皮德此番表态公开向外界释放出双方关系走近的信号,引发舆论关注。公开互动据以色列媒体报道,拉皮德表示,“与沙特推进关系正常化进程是可能的,这符合我们的利益”。他同时强调保障两国安全利益的重要性,并表示将分步推进这一漫长进程。沙特方面也表现出相同姿态。今年3月初,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接受美国《大西洋月刊》访谈时说,沙特视以色列为“潜在盟友”,双方“在很多方面有共同利益诉求”。最近,沙以两国商务往来出现积极迹象。以色列《环球报》近日报道,数十名以色列科技企业家和商务人士已持特殊签证往返以沙两国,磋商沙特对以色列基金投资事宜。美国《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沙特方面已着手投资两家以色列企业,这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现金直接流向以色列的第一个已知实例,表明两国商务往来意愿越发强烈”。因巴勒斯坦问题和阿以冲突,包括沙特在内的多数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一度相互对立甚至敌视。2020年以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苏丹、摩洛哥相继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此前,阿拉伯国家中仅埃及、约旦同以色列建交。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尽管沙特和以色列未实现关系正常化,但两国多年来一直在“闭门讨论外交和安全议题”。各有考量“沙特和以色列考虑双边关系正常化,背后各有考量。”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从战略安全角度来看,一方面,沙特一直视伊朗为安全威胁。在美国从中东实施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沙特的不安全感上升,希望借助以色列的力量,建立新的地区机制应对伊朗,强化自身安全环境。另一方面,以色列认为,与沙特关系转暖,将推动自身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关系实现正常化,使巴以冲突问题进一步被地区国家边缘化,这符合以色列的利益。近年来,以色列外交政策有所转变,与相关阿拉伯国家在经贸领域开展一定务实合作。当地时间5月31日,以色列与阿联酋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是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达成的第一个自贸协定。在此大趋势下,以色列也谋求与沙特开展经济接触。王晋指出,沙特是阿拉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海外投资能力及广阔的市场;以色列的创新能力、高科技产业实力较为强劲。两国经济结构互补性强,开展合作符合双方利益,这进一步拉近了沙以关系。仍有变数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当地时间5月29日,数万名以色列民众在耶路撒冷举行“耶路撒冷日”游行,引发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军警之间的冲突,造成约2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5月30日,数千名以色列民族主义者包围了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高呼辱骂穆斯林的口号,一些人甚至对巴勒斯坦人进行人身攻击。巴以冲突反复上演,令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的关系阴晴不定。据沙特通讯社报道,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称以色列为“潜在盟友”的同时,也表示“在我们做到(成为盟友)之前,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强调希望看到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冲突得到解决。路透社称,以色列方面表示,达成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将是“一个漫长而谨慎的过程”。王晋指出,沙特一贯视自己为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关于巴以问题,沙特有更多政治考量,不会真正抛弃巴以问题与以色列和解。同时,若伊核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沙以或将在所谓“共同安全威胁”下继续走近。因此,两国关系前景如何,仍然存在一定变数。(记者 李嘉宝)《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2年06月07日   第 10 版)责编:赵宽